沪镍期货大涨大跌 今年新能源市场会缺镍吗?
在连续数日攀升至历史新高后,沪镍期货忽然“熄火”。截至1月25日下午收盘,沪镍主力合约跌停,收报16.346万元/吨,沪镍2204、沪镍2206等合约纷纷跌停。而前一交易日,沪镍主力合约盘中最高触及18.218万元/吨,再度刷新历史新高,月涨幅超15%。业内人士表示,两大消息对市场影响较大:一是,1月24日印尼青山首批高冰镍产品正式装船发往中国,令市场对镍供给增长的预期升温,成为镍价突然大跌的“导火索”;二是,上期所调整镍期货交易保证金比例和涨跌停板幅度,26日收盘结算时起实施。此外,临近春节假期,多头止盈离场也较为普遍。首批高冰镍产品发运回国 镍价闪崩今年以来,镍供应紧张、库存骤降的现象令镍价持续攀升,沪镍期货数次创历史新高。截至上周五,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镍库存量为9.348万吨,处于历史极低位,近一个月降幅为11%。国内方面,上期所镍库存量为3866吨,创历史新低,近一个月降幅为24%。天风期货镍研究员杨希娅对上海证券报记者表示,从LME镍库存来看,2021年镍豆去库12.9万吨,镍板去库1.6万吨,全球镍库存持续下降缘于新能源车动力电池快速发展。2021年国内动力电池产业对原生镍需求约为19.4万吨,同比增速达91%。国内三元前驱体、正极材料企业依靠镍豆补充供给缺口,导致全球镍库存持续下降。沪镍期货涨势在1月24日夜盘期间戛然而止。最新消息显示,印尼青山Morowali园区首批高冰镍产品1月24日正式装船发往中国,园区已有3条在产高冰镍产线,后续将建设更多产线,这一消息令镍供应增长预期升温。近年来,有关高冰镍的消息对镍市影响巨大。去年3月,“印尼青山高冰镍项目试产成功,未来将向国内批量供货”的消息首次传出。市场认为,这项新工艺打通了镍产品下游不锈钢和电池材料两大重要领域,有望缓解镍供应紧张状况。不过,高冰镍大规模生产仍需时日。多名业内人士认为,最早也要在2022年二季度才能量产。上海有色网研究团队表示,目前用高冰镍生产硫酸镍具有经济性,但高冰镍处于投产初期,放量仍需时间,当前硫酸镍原料仍依赖于进口镍豆及湿法中间品。2022年新能源市场会缺镍吗?不锈钢是镍最大的下游消费领域。近年来,动力电池产业用镍需求快速增长,镍在电池中的作用在于提高能量密度,三元电池高镍化等趋势成为了支撑镍价的强劲动力。镍的重要性日益凸显,令特斯拉等行业巨头纷纷锁定镍供应。海外上市公司Talon1月10日宣布,已和特斯拉签订协议,6年内向特斯拉供货7.5万吨(约1.65亿磅)镍精矿。而在去年,必和必拓、Prony Resources等矿业公司也陆续成为特斯拉的镍供应商。目前,全球镍库存处于历史极低位。2022年,新能源市场会缺镍吗?上海钢联镍不锈钢分析师白琼对上海证券报记者表示,今年上半年硫酸镍短缺已成产业共识。硫酸镍短缺并非产能不足,而是生产硫酸镍的原料存在缺口。下半年应重点关注印尼MHP(湿法中间品氢氧化镍钴)的投产进度和高冰镍的转产情况。“目前镍价对产业而言已是高估值状态。下游新能源行业在原料普涨情况下承载了较大压力,不利于产业良性运转。” 白琼表示。杨希娅表示,经测算,2022年新能源车对原生镍的需求约为24.6万吨镍。预计上半年尤其是一季度,电解镍供应仍偏紧。下半年,随着印尼MHP、高冰镍的量产,新能源产业链用镍将逐渐从紧张转向宽松。“不锈钢需求方面,上半年或将边际好转,下半年面临一定压力。新能源车需求方面,随着海外需求扩大和高镍化发展,镍需求仍将保持正增长。”杨希娅表示。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