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奥选拔 优中选稳——详解花滑奥运选拔赛的评判标准和依据
花样滑冰奥运选拔赛自公布了“3站5场选4场个人最好成绩加总,择优入选”的选拔办法后,一直深受广大冰迷关注,选拔赛的打分依据、评判标准也引发热议。日前选拔赛裁判长、国际裁判王玉民和技术监督组对这些问题进行了解答。“体育总局颁布了选拔办法,按照公平竞争的原则,并有纪检委全程参与,裁判组完全按照国际滑联规则的标准来评判并进行打分。”王玉民介绍说,针对打分项目的特点,为进一步做到公平,在3站5场比赛中,每站比赛的裁判组成员均进行了调整,避免一名裁判从头到尾执裁5场从而形成对运动员固有印象的情况发生,从裁判的角度为运动员打造公平竞争环境。朱易在女子单人滑选拔赛上,共有朱易、陈虹伊和林姗3名选手参加选拔,三人实力相近,在技术难度掌握上也都相差不大,从平时训练来看,林姗训练水平表现相对高一些,在前几场选拔赛上也得到了体现。对此,技术组给出评价:“3名女选手都具有3至5种三周跳和三连三的难度储备,林姗的特点是动作质量高,幅度大,但是在比赛中的完成程度起伏很大。陈虹伊的跳跃在比赛中几乎都能站住,但总是在起跳用刃和周数方面出现不同的问题。朱易的跳跃相对稳定,旋转和步法完成质量很高,几场比赛下来全部达到四级。”林姗在前几场选拔赛后一直处于领先位置,但在最后一场比赛中因为接连失误,仅得到与两位竞争对手相距甚远的160分,也让大家大跌眼镜。“裁判员是根据运动员现场的发挥严格按照国际滑联的评判标准来进行选拔和评判的,并不是按照她们平时的训练水平去给她们打分。”王玉民说,按照国际滑联规则标准,运动员没有大的失误,整体的分数就会高,包括滑行能力、动作衔接、动作表现、音乐编排、音乐的理解这五大项得分都会相应高;与此相对应,像类似摔倒这样的重大失误,不仅会损失技术分,五大项得分也会被拉低。朱易在比赛中得到191.34分的资格赛女单最高得分,以及林姗的最低分,都是由于这个原因。林珊同时王玉民也表示,对于每个动作加分、扣分,国际滑联规则均有明确评判标准,我们看到的运动员落冰干净,或许认为没有失误,但通过超慢动作回放,运动员在起跳时是否有用刃错误、落冰是否存在周数不足的情况等影响得分的细节都一目了然。陈虹伊正是在这些方面影响了得分,“陈虹伊的劣势在于她的跳跃难度动作存在起跳用刃错误、落冰周数不足等问题,技术动作降组比较多,所以分值上不去。另外在旋转和音乐的理解、表达等方面相对来讲并不突出,因此始终处于第二的位置。”王玉民说。技术组的主要职责是在比赛中给运动员的所有临场完成的技术动作识别与定级。据技术组介绍,朱易在短节目上的难度配置是后内点冰三周跳连接后外点冰三周跳(3F+3T)、后外三周结环跳(3Lo)以及阿克塞尔两周跳(2A),自由滑包括了阿克塞尔两周跳连接后外点冰三周跳(2A+3T)在内的跳跃难度配置,发挥稳定时,动作完成质量很高。在选拔赛中也有出色的发挥。由于前期伤病,影响了朱易在首场选拔赛中的发挥,但是在半个月后举行的第二和第三场比赛中,朱易从伤病中恢复,并在训练中提升了难度训练,后4场选拔赛都发挥出了自身水平,表现稳定。“尤其是在整套节目中,运用出色的滑行、较高的旋转质量,结合了自身的表演功底,通过节目编排和与音乐的配合,将技术动作融入其中,充分展现了个人的风格特点。”陈虹伊最终朱易以第二场191.34分、第三场177.96分、第四场177.78分、第五场185.52分,总分732.60排名第一,获得了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女子单人滑唯一参赛名额;陈虹伊以第一场182.46分、第二场182.61分、第四场172.60分、第五场186.97分,总分7.96分之差位于第二;林姗以第一场189.11分、第二场179.33分、第三场186.88分、第五场161.36分,总分比朱易少15.92分排名第三。对此,技术组表示:“按这次选拔赛积分规则来看,每个名次相差 8分不是一个非常大的差距,三个女孩子几场比赛分数咬得非常紧。个个棒,场场拼,紧张精彩,扣人心弦,这是我们所有人的感受。”客观来讲,目前我国女子单人滑整体水平仍然比较薄弱,相较于以俄罗斯女选手为代表的世界顶尖水平,我国女子单人滑尚有很大距离。但同时,几名女选手未来都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国际花滑专家也通过线上方式实时观看了本次选拔赛中国运动员的表现,对运动员的进步和突破给予了充分肯定,同时也指出他们各自需要提高的方面。从选拔赛中遴选出的朱易将代表中国花样滑冰女子单人滑的精神面貌和实力水平,在冬奥会赛场上展现自己的最好水平。图片来自新华社

作者 admin